小水呀小水

【蔺靖】守望04(原名新脑洞试更!大家要认得它QAQ)

我今晚真是要炸!我亲爱哒爱妃给我的文起了名字!简直要炸到飞起!超喜欢这个名字!短短更一个!

妈哒…我感觉到这个新脑洞是个巨坑啊!目测会比《明灭》还长…我我我期末要准备各种考试,于是更新无定期,更不更还有长短都随缘吧……不要嫌短,我用手机码字,没有大纲,随想随更,就酱…大家圣诞节快乐!

以下正文!
——————
西北大营就位于西垠绝地边缘,西垠绝地其实就是大片的地形奇诡的荒漠,荒漠深处鲜有生迹。此地人人生畏,连名字都未有人敢提,只敢称一声荒漠。

萧景琰听到蔺晨被北燕残兵引入荒漠下落不明时,简直吓得呼吸都要停滞了。

而皇帝御驾于西北营外半里处遇到安然无恙的蔺晨,才幡然醒悟自己关心则乱。

蔺晨是何许人也?

武功天下独绝,通天晓地的琅琊阁少阁主,又岂会被区区一方荒漠困住?

可蔺晨其实并非是安然无恙的,入了荒漠的人,哪又能无恙呢?

蔺晨在踏进军帐后,转身吐了一口血,晕倒在榻前。

进了荒漠的这段时间,蔺晨的体力早已透支,强撑着一口真气闯出来已是极限,遇到萧景琰时,他又不愿让他挂心,硬是骑着他的那瘦骨嶙峋的大宛良驹,强忍喉头甜腥,强撑到了大营。

萧景琰得知蔺晨晕过去的消息,其实并不十分担心,他只想他是过于劳累了,他不愿往那坏处想,也不敢去他帐里看望,便自欺欺人地想,蔺晨,反正是个神医嘛。

可他又忘了,医者能医不自医。

蔺晨昏迷的第四日,萧景琰终于不得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。

蔺晨睁开眼睛的时候,入眼是晏大夫在一旁吹胡子瞪眼。

好久不见了啊。

蔺晨怀着满腔暖意,苍白的脸庞露出一丝舒心笑意,开口要说话,说出来的却只是嘶哑不堪的残音断韵伴着剧痛,不能成言。

蔺晨原是有一副好嗓子,清泠悦耳,如山泉激石,如鸣佩环,而此刻却恍如野兽嘶叫哀鸣。

"别试了,你喉头干涸多日乃至咳血,受了损伤,得多养些日子,来,张嘴吃药!"晏大夫说着把一碗煎得浓黑的药汁逼到蔺晨嘴边。

蔺晨心中了然,眉头都不皱地将药一饮而尽,被窝中的手却无声无息地攥破了床单。老晏就是坏心眼,好好的药非得煎得这么苦。

"别腹诽我,哼,良药苦口,你自己也是医者不能不知道吧。"晏大夫恶狠狠地瞪了蔺晨一眼,又忍不住数落到,"你看看你自己,你是什么身份?偏把自己弄成这般境地!长苏这样,你也这样,你们一个两个都欠了他姓萧的吗?我跟你说,要不是蔺弦亲自找上门来,我都不稀的来救你,你活该你!都不叫人省心!你笑什么笑?你是要气死我呀!……"

蔺晨依旧笑得开心,多好啊,还有人舍得对他发脾气。

……

萧景琰此刻就在蔺晨帐外,西北今日下起一场小雪,雪花片片疏落,靠在年轻皇帝的额角发梢,萧景琰却只定定地站着,一动不动,一言不发。

萧景睿站在他身后,捉摸不透皇帝陛下是何心思,他心里到底是如何待蔺晨的?不闻不问这么多年,如今又不顾朝局赶来看他,来了又不见,他究竟……

"他该醒了吧。"萧景睿的思绪被皇帝陛下打断。那波澜不惊的语气,不知他是带着各种心情。

"晏大夫妙手回春,蔺帅定然能性命无虞。"萧景睿机械地答着,低眉顺眼,心里又叹息了一句,可总不免要伤些元气根本了。

"性命无虞……哼,可亏损的元气又怎么算?……北燕小贼,竟敢趁年关来犯,朕定要叫他们悔不当初!"

猎猎的西北风刮的皇帝陛下的玄黑的披风飞扬带着凛冽的寒意。

萧景睿猛地抬头望向那桀骜而充满戾气的背影,被震慑地几乎睁不开双眼,只觉得——

君临天下。

评论(2)

热度(13)